《国务院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》解读:自我革命决不会纸上谈兵

  • 索引号:430S00/2017-01328
  • 题裁分类:
  • 发布机构:
  • 发文日期: 2017-10-15 00:00
  • 名称: 《国务院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》解读:自我革命决不会纸上谈兵
  • 主题分类:
  • 主题词:
  2016—2017年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两次召开国企改革记者会。当被问到自身改革和职能转变时,国务院国资委负责人都强调四个字:“壮士断腕”。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说,国资委自身的改革是关系全局的要点。对国资委自身的改革,要坚定不移,要贯彻落实中央的要求,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,不该管的坚决去掉。
  2015—2016年,国资委在进一步健全完善国资监管制度体系、推进国资委职能转变和机构调整、强化监督防止流失三个方面取得实效。而2017年4月底,国务院办公厅转发《国务院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》(以下简称“《方案》”),国资委以“壮士断腕”、“自我革命”的勇气推进职能转变更是迈出了实质性步伐。
  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推动者,国资委自身的改革至关重要,可以说,职能转变能否成功是决定国企改革和国资监管体制改革成败的关键,因此,《方案》的重要性并不亚于1+N文件体系中的其他文件。
  有哪些“硬”措施?
  《方案》再次重申了国资委代表国务院依法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定位,特别强调,专司国有资产监管,不行使社会公共管理职能。“专司”、“不行使”这两个词将国资委做什么、不做什么表述的非常清晰,力促国资委能从社会公共管理事务中,从本应由相关职能部门承担的事务中解脱出来。
  《方案》推行了清单管理办法,明确了以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为主要手段的授权管理方法。明确了出资人的四项任务,即:重点管好国有资本布局、规范资本运作、提高资本回报、维护资本安全。
  定位清晰、原则明了、任务详细,目的是为防止各级国资委及其部门在履职过程中越界、擅权、扩权问题的发生,同时又为国资委回绝不应承担的责任提供了依据。
  除此之外,《方案》对监管工作的多个方面尽可能地进行了规范,以减少自由发挥和选择性行权的空间。
  在管理范围上,国资委对企业的管理由过去的全面介入、重点延伸,变为重点管战略、规划和主业认定。
  在项目管理上,从具体项目的许可性审批,变为分级限权和授权的清单式管理,主业投资决策权完全交给企业,非主业控制一定比例——这一点与原来确定的非主业一律不做的原则有积极和灵活的变化,企业还是需要一定比例的非主业项目,作为战略性投资。
  在投资管理上,由投前的审批、严管,变为投后的问效与问责,提出落实投资主体责任,完善投资监管制度,开展投资项目第三方评估等三项举措,放的充分,管的关键。
  在监管标的上,由管企业经营行为,变为管资本运营,提出了围绕服务国家战略目标和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,推动国有资本优化配置,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和回报水平的资管目标。
  在监管重点上,由存量资产管理为主变为既重存量也重增量管理,提出通过市场化方式推动设立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、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、中央企业创新发展投资引导基金等创新发展型基金;由重经营行为管理变为重点强化监督管理,提出加强对制度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,增加监督专门力量,分类处置和督办发现的问题,组织开展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调查,形成发现、调查、处理问题的监督工作闭环。
  在监管手段与方法上,由倾向于相对独立的监管体系,变为倾向于纳入公共监管体系,提出推动阳光监管,不再直接规范上市公司国有股东行为,推动中央企业严格遵守证券监管规定;由垂直一体化的统管变为分层授权管理,提出将延伸到集团子企业的管理归位于集团,层层建立权力和责任清单,层层落实保值增值责任。
  上述改变都是可量化、可操作、可检验的“硬”措施,没有太多的自由选择权,可执行性非常强。对国资委来说,这些转变既有能力的挑战,又有权利与利益再分配的挑战,更有履职观念和习惯的挑战。这